•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634章 砸场子(18)

李莎莎的嗓音本来就有点尖,

此时她又因为自己的发现,

异常激动。

喊叫出来的声音,

堪比高分贝噪音。

而《危险》这首舞曲并不激烈,

甚至有一部分根本就没有伴乐。

众宾客们正沉醉在苗欣的舞蹈带来的震撼中,老婆,别玩了全文阅读

冷不丁听见李莎莎的尖叫声,

都被吓了一跳。

李继业也被自家妹妹吓傻了,

不过,

他内心更多的,

是愤怒。

说起来,

今晚三女夺夫打擂的戏码,

最初还是他提出来的。

他心中有个小小的奢望。星光璀璨之遵命管家大人全文阅读

苗欣公开向尘爷求婚,

却不是招夫,

而是养面首。

养面首这种事情传出去不好听,

毕竟,

吃软饭的男人,

在哪个国家,

都会被人看不起。

但,

苗欣是皇室公主啊。复活吧公主殿下全文阅读

在古代,

公主这种高贵的身份,

注定一生中,

能拥有无数个男人。

尤其是,

有尘爷这种强悍的面首打头阵,

那他李继业,

是不是也有希望,

将来成为苗欣的第二面首,

或者第三、第四面首?倾城王爷:第一杀手王妃全文阅读

李继业不在乎自己做第几面首,

反正正经八百的驸马爷怎么都轮不到他头上,

在他眼里,

只有不是大老公,

其他的小二、小.三、小四、小五、小六,

都是一样的。

终归是欣欣公主的男人,

就很圆满了。

所以苗欣因为尘爷与莎莎和慕容诗诗打擂比试,

李继业百分百是站在苗欣这边的。邪魔皇子纯情妃全文阅读

现在,

第一场赛琴,

苗欣已经赢了,

李继业就等着苗欣三局两胜,

坐拥整个后宫。

可眼看着苗欣第二场赛舞又要吊打莎莎和慕容诗诗,

自己可以趁机大献殷勤,

好好在苗欣面前刷一波存在感,

莎莎却突然跳起来说出这么一句,

李继业想打死李莎莎的心都有了。泡沫之夏II全文阅读

他比其他宾客的反应都要快,

李莎莎刚喊出声,

他便嗖地冲过去,

想要捂李莎莎的嘴。

然而李莎莎也不是什么善茬,

她之前是被冷冽带下台的。

冷冽将她带下来之后,

自己回到座位,

李莎莎被他扔在了隔壁餐桌上。

这两桌距离李继业和李靖所在的餐桌位置有点远,俩个爹地一个娃全文阅读

李莎莎远远看见有人向她冲过来,

条件反射地起身就躲。

而她躲的地方,

不偏不倚,

刚好是尘爷身后。

等李继业冲过来的时候,

李莎莎已经完美躲进了尘爷身后的死角里。

乍一眼看上去,

倒是有些像尘爷正护着她的意思。

李继业原本想着抓住李莎莎直接抽她几个大嘴巴,嫡妻谋略全文阅读

然后捂了嘴扔出宴会厅。

可他没想到,

李莎莎会躲到尘爷背后。

刚才有目共睹,

正是尘爷交代了,

冷冽才会上台去,

把莎莎带下来。

现在看见尘爷又“护着”莎莎,

李继业有点吃不准尘爷的心思,

只能暂时打消狠揍李莎莎一顿的念头,红色文艺兵全文阅读

虎着脸道:“你别躲在阿尘背后,

赶紧给我出来!”

“出来让你揍吗?”李莎莎有尘爷做盾牌,一点也不怕,“李继业,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你不就是看上苗欣了,

也想给苗欣做面首吗?

我告诉你,

你最好死了那份心。

因为人家苗欣根本看不上你,

就算你趴在地上给她献殷勤,桃花前渡全文阅读

她都不会多看你一样。”

李继业做梦都没想到,

自己的心思,

会被李莎莎猜中。

而这种被自家亲人当众说穿所带来的羞辱,

远比被总统老爹揍一顿更令他难以忍受。

“李莎莎!”咬牙切齿说出李莎莎的名字,李继业的眼睛都红了,“你说什么?

你有本事给我再说一遍?”

“我……我说什么说?”李莎莎原本就是胡说八道,

她压根不知道自己歪打正着,时空穿梭之恋上你的床全文阅读

说中了李继业的心事。

此时见李继业一副恨不得咬死她的架势,

她心里一阵打鼓。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就算内心怕得要死,

眼下她也只能死撑。

只是,

死撑的同时,

她也算比较聪明地选择了避重就轻:“再让我说多少次,

都是一样的。侠隐长歌全文阅读

苗欣,

她就是个骗子!

她根本就不会跳舞,

现在在主席台上跳舞的,

也根本就不是她。”

“你以为大家都是瞎的吗?”李继业恼羞成怒:“舞技不如人,

索性大大方方认输好了。

输了还要死撑,

更要变本加厉地诬陷诋毁对手,

这就是我们总统府的家教?”独家宠妻:总裁老公太缠绵全文阅读

“你少跟我提家教!”李莎莎不甘示弱:“别搞得好像你多有家教似的,

你李继业,

充其量就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二世祖罢了!”

“行!”李继业都被这个妹妹气笑了:“我是二世祖,

你牛逼,

你是个文武双全的奇女子可以了吧?

那超人李莎莎小姐,

请告诉我这个二世祖和所有宾客,

你凭什么说,

现在跳舞的,我是美女老大全文阅读

不是苗欣公主?”

“就凭她所有的舞步和节奏,

全都跟真正的迈克杰克逊一模一样。

还凭她,

没有影子!”

如果说,

李莎莎的第一个理由,

逗得李继业想笑的话,

那么她说出的第二个理由——苗欣没有影子,

直接让所有人目瞪口呆。承仙之命当boss全文阅读

没有影子是什么鬼?

只要是人,

就都有影子。

总统府虽然不是夜店和歌舞厅,

却在宴会厅里安装了光控系统。

打出来的灯光效果,

比歌舞厅差不了多少。

最关键的是,

歌舞厅也好,

这座宴会厅也罢,美男痴狂:魔界妖娆全文阅读

光控系统打出来的灯光,

哪怕再闪烁缤纷,

也不可能没有影子。

慕容川护犊子,

最初的呆愣过去后,

他想都没想,

便起身往主席台冲去。

他一起身,

小九和冷冽都稀里哗啦跟了过去。

就连李继业,合租诱惑:boss挤进门全文阅读

都顾不上再跟李莎莎互掐,

也跑了过去。

唯有寒爷,

铁青着脸,

一动不动坐在座位上。

尘爷不动,

李莎莎也不敢动。

虽然她很想跟着一起去主席台前戳穿苗欣的谎言,

但,

阿尘散发出来的气场太可怕了。穿越之我是太子妃全文阅读

刚才寻求保护时,

她没想那么多,

此时就留她自己跟阿尘在一起,

她有种,

阿尘分分钟会掐死她的感觉。

直到差不多所有宾客都涌向主席台,

尘爷才缓缓转身,

面无表情地看向李莎莎,“你最好祈祷自己没看错,

也不是在胡说八道。

不然,民贼全文阅读

你死定了!”

撂下这句话,

尘爷才起身,

不紧不慢地向主席台走去。

李莎莎呆愣愣地看着他渐渐远离的挺拔背影,

咬咬下唇,

突然撕心裂肺地喊道:“阿尘你相信我,

我没有撒谎。

这个苗欣就是个骗子,

在舞台上跳舞的,蜜宠甜妻:老公大人,悠着点全文阅读

真的不是她,

而是……而是迈克杰克逊本人。”

“刷!”尘爷猛地转身,

冰刀般的视线一下子落在李莎莎身上。

只是,

还没等他开口,

宴会厅的音箱,

居然响了:“李莎莎小姐真是好眼力,

这种能够以假乱真的障眼法,

居然没逃过你的眼睛。妃傲九天全文阅读

看样子,

你还真是迈克杰克逊的忠实粉丝。”

伴随着这番含着明显笑意的声音,

尘爷只听“咔哒”一声。

他及时回头,

刚好看见,

主席台更衣室的门开了,

苗欣,

正笑吟吟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尘爷猛地呆住。甜蜜婚宠:傲娇总裁追妻99次全文阅读

而呆住的,

不止尘爷,

还有慕容川等人、李靖父子、慕容泾阳父女,

以及众宾客。

即便当众揭发苗欣的李莎莎,

都呆住了。

怎么回事儿?

苗欣……怎么从更衣室里出来了?

她之前一直在更衣室里吗?

如果是,快穿之梦想成真全文阅读

那,

刚才在主席台上跳舞的,

又是谁?

一时间,

所有人的眼睛,

都往那个停下动作,

长着一张跟苗欣一模一样的脸,

正斜倚着背影树的舞者看过去。

“我去!

我眼睛是不是出毛病了?一代兵王打网游全文阅读

为什么,

我看见了两个苗欣公主?”

“你眼睛没毛病,

我也看见了两个苗欣公主。”

“不对,

那个舞者,

根本不是苗欣公主。

她没有影子!”

“天呐!

居然是真的诶,我的纯情校花老婆全文阅读

从更衣室里走出来的这个苗欣公主,

是有影子的,

那个舞者,

却没有影子。”

“这是……闹鬼吗?”

苗欣听着众宾客乱哄哄的议论猜测,

始终插不上嘴。

直到这句“闹鬼”眼看着被宾客们开始接受了,

她才无奈地拿起话筒道:“静一静,

请大家安静一下,快穿逆转女王:BOSS,过来全文阅读

容我来解释清楚。”

见众人瞬间便闭上嘴巴,

苗欣笑着对那个舞者招招手:“你来!”

舞者听见她的声音,

极配合地过来了,

脸上还带着微笑。

只不过,

她不是走过来的,

而是舞过来的,

用的,疾风少年全文阅读

还是太空步。

苗欣也不着急,

等着她一步步靠近。

直到舞者走到她面前,

她才环视一圈众人道:“大家请看……”

话音未落,

她出手如电,

劈手就往舞者脸上扇去。

有胆小的宾客看见苗欣这个动作,

心头一跳,甜蜜暖婚:宝贝,用力宠全文阅读

下意识惊呼出声。

就连慕容川和小九,

也不受控制地喊了声“欣欣宝贝(欣姐)”。

然而,

想象中那声响亮的耳光声音,

却没有响起。

因为,

苗欣的手,

居然直接从舞者脸上,

穿了过去。尸夫全文阅读

确实是穿过去的,

就好像,

她只是用力挥了下空气。

慕容川是个游戏迷,

想当年,

荷塘月色那个最大的超级玩家,

就是他。

他在大型网游上的造诣,

几乎能直追夜旅人的水平。

所以,军痞农女:相公,放肆宠全文阅读

他是所有人中,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5d?”他激动地喊道,声音都拐调了:“欣欣宝贝,

这是……这是不是5d全息投影技术?”

“川哥好眼光。”苗欣冲他一竖大拇指,

然后,

在自己的手机上摁了两下。

站在她身边,

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舞者,

便不见了。灵兽召唤:逆天大小姐全文阅读

“女士们、先生们,”苗欣淡定地举起话筒:“比赛前呢,

我就说过,

我不会跳舞,

最多只是娱乐娱乐,

博取大家一笑。

正如川少所说,

这是我一个朋友最新研发出来的全息投影技术,

不过不是5d,

而是6d。

因为6d目前还未普及,位面万能钥匙全文阅读

所以这种全息投影技术,

也还没有正式公布……”

今晚来参加宴会的,

基本上都是rsc国的豪门世家。

豪门世家最擅长的,

都是做生意。

其中,

有好几家,

都是专门从事娱乐影视行业的。

有家传媒公司总裁明白过来所谓的6d全息投影技术是什么,萌宠龟妃:狐王大大请爬开全文阅读

兴奋得眼睛都红了,“苗欣公主?

请问,

您这位朋友的6d全息投影技术,

版权出售了吗?

如果还没有出售的话,

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你这人太贪心了吧?”

立刻有其他宾客跳出来反对,

“这6d全息投影技术简直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无论是运用在影视方面,女总裁的顶级雇佣兵王全文阅读

还是网络游戏开发,

都前景无量好吗?

好不夸张地说,

一旦这种技术投入运用,

那将来拍电影电视剧,

根本就不需要演员了。

打网络游戏,

也不再需要坐在电脑前操控鼠标和键盘,

直接能跟游戏里的角色,

真刀真枪地实干。西扬李村十子百孙血案记事全文阅读

这根本就是造福全人类的未来技术,

能引进共同开发,

就很荣幸了。

你却一上来就想要版权,

怎么不把你美死?”

“就是就是,

贪心不足蛇吞象。

明明是大家都能赚钱的大项目,

非要独吃独占,

真黑心。”穿越时空之抗日特种兵全文阅读

“苗欣公主?

您能把您朋友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吗?

我有意向对他投资,

与他合作。”

“我也有合作意向。

苗欣公主,

麻烦您当个介绍人怎么样?

他(她)是华国人还是rsc国人?

只要您愿意,

我可以带人专门去他(她)的所在地,枭雄英雄全文阅读

与他面对面洽谈。”

“还有我,还有我!”

“加我一个!”

慕容诗诗的肺都要被气炸了。

李莎莎这个蠢货!

那么好的机会,

那么好的把柄,

非但没抓住,

居然还能让苗欣这个贱人,

瞬间变成众星捧月的香饽饽。战将联盟全文阅读

慕容诗诗不是李莎莎,

李莎莎是个从小就没有经历过人生磨难的小公主。

慕容诗诗却不是。

当然,

十九岁以前,

她真的是小公主,

哪怕那时候苗家并不是全国数一数二的豪门世家,

但,

她却是爸爸妈妈名副其实的小棉袄。

那些没有苗欣的日子里,真武丹尊全文阅读

他们一家过的温馨和谐,

爸爸妈妈真正将她捧在手心怕摔了,

含在嘴里怕化了。

可是,

从十九岁那年开始,

从在京大,

与苗欣重逢开始,

她的噩梦,

就正式拉开了帷幕。

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量化天下全文阅读

让慕容诗诗比普通人,

更能深刻体会到,

金钱和权力的重要性。

没错,

金钱!

有了金钱,

就会有权力,

有了金钱,

就拥有一切。

什么国王?鬼命阴师全文阅读

什么总统?

都是狗屁!

倘若她慕容诗诗掌握着rsc国绝大部分财富,

那她也能分分钟自立为王,

也能分分钟竞选上总统。

就像总统李靖,

是总统又怎么样?

李靖还不是要利用今晚的宴会,

舔着脸巴结这些豪门权贵吗?

所以慕容诗诗能断定,银河商城全文阅读

因为苗欣这个贱人哗众取宠地将6d全息投影技术公布出来,

让宾客们看见了巨大商机,

所以,

哪怕明知道苗欣是在投机取巧,

这场斗舞,

李靖总统也不敢宣判苗欣输。

因为当资本和高科技相结合的时候,

所谓的总统,

根本就是摆设。

李靖如果还想拉拢这些资本家,甜宠小农女:夫君太撩人全文阅读

还想继续巩固自己总统的地位,

他就必须得低头,

否则,

就是再跟所有资本作对。

好狡猾的手段,

哪怕心里恨得想要撕碎苗欣,

慕容诗诗也不得不承认,

苗欣这个贱人,

真的智商太高了。

李莎莎这种傻白甜,混在奇幻觅长生全文阅读

跟苗欣相比,

称之为蠢猪,

都是对猪的羞辱。

但,

就这么让苗欣稀里糊涂赢吗?

咬咬牙,

慕容诗诗看向慕容泾阳:“父亲?

您说,

欣欣这样,

算不算作弊啊?”至尊全能妖神全文阅读

“确实有点投机取巧,”慕容泾阳的眼睛还看着苗欣,

视线完全黏在苗欣的手机上,

拔不出来。

他被苗欣惊艳到了。

什么苗欣的朋友?

有这个朋友才见鬼呢,

这6d全息投影技术,

十有八九,

是s或者夜旅人,

也就是苗欣本人,末世当妈不易全文阅读

发明出来的。

坦率说,

对于慕容皇室干的那些龌龊勾当,

慕容泾阳其实兴趣并不大。

这件事情完全是老国王慕容康的意思,

他最初会被利用,

并参与进来,

是因为,

慕容康只要成果,

至于赚来的钱,魂御九玄全文阅读

可以一分不留地,

全部送给他慕容泾阳。

其实,

说他慕容泾阳是个政治家,

不太准确。

慕容泾阳更喜欢钱,

更愿意,

当一个成功的商人。

而在他眼睛里,

以前所谓的大儒世家冷家也好,一胎双宝:爹地欠我妈咪奶粉钱全文阅读

现在贵为皇族的慕容皇室也罢,

能站着说话不腰疼地定规矩、睥睨天下,

不就是因为他们高高在上吗?

高高在上的基础是什么?

是钱!

如果冷家现在穷的叮当响,

跟曾经被剿杀、家产冲公的司徒家族一样,

还蹦跶个屁呀?

慕容泾阳不在乎自己在外界眼中的形象,

说他贪婪也好,哑夫种田记全文阅读

说他是个小人也罢。

他就是喜欢钱,

他就是想赚钱。

反正他连正常人的脸皮都没有,

只有钱,

才能傍身,

只有钱,

才能让他获得足够的安全感,

才能始终高高在上。

他其实最近,穿越之华小姐太难了全文阅读

对慕容康的决定越来越不理解。

这苗欣,

虽然很讨厌,

但,

真的是个商业奇才。

都说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

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如果苗欣愿意把6d全息投影技术,

无偿献给皇族,

或者低价出让给皇族,无限邮差全文阅读

那皇族赚的钱,

大概数也数不清。

届时,

慕容皇室还有什么必要,

搞那种乱七八糟的实验,

研究出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

去跟走私犯和d贩子做生意?

脑子里这么想着,

慕容泾阳便直接说出来了:“不过,

这个6d全息投影技术,宁为悍妃全文阅读

真的是个了不起的发明。

诗诗呀,

其实咱们和欣欣,

都姓慕容,

都是一家人。

干吗非要分什么你我,

非要斗个你死我活呢?

你说,

如果我们放下成见,

真心实意接纳欣欣,泼皮帝姬鸾哥传全文阅读

我们慕容皇族,

是不是也能跟欣欣的朋友合作?”

“???”慕容诗诗惊呆。

慕容泾阳这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这世界上,

居然还会有这么幼稚的人?

他慕容泾阳是谁?

是害死陆子轩父亲的凶手,

是慕容瑞安那个曾经暗杀过厉家老大的凶手的父亲。

还有她慕容诗诗,龙珠之大宗师全文阅读

她是苗欣的宿敌,

是从一出生就开始想弄死对方的仇人。

这都斗了半辈子了,

现在,

慕容泾阳为了钱,

居然能说出这么可笑的话。

他是睡觉没睡醒,

还是吃错药了,

以为苗欣,

跟他一样幼稚?这只橘猫要成精全文阅读

慕容诗诗虽然从未跟苗欣斗赢过,

却一点也不糊涂。

她和苗欣不是一类人,

是天生的死敌,

这辈子,

都不可能缓和关系的。

而慕容泾阳,

在苗欣眼睛里,

只是个陌生的外人,

是差点杀害她大哥的凶手的父亲。江湖史事全文阅读

甚至连慕容康这个亲外公,

在苗欣心目中,

都是害死她妈妈、爸爸和舅舅的凶手。

所以别做梦了,

只要苗欣还有一口气,

就绝不可能放过他们。

可眼下的慕容泾阳显然已经钻进钱眼里,

根本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连慕容泾阳都这幅吃相,

更何况李靖?小道士的坎坷人生全文阅读

扫了眼和其他宾客一样,

无比激动地想要跟苗欣谈合作的李靖,

慕容诗诗索性死了挑唆慕容泾阳和李靖的心思,

随便说了两句,

糊弄住心不在焉的慕容泾阳,

悄悄起身,

往李莎莎那边靠过去。

李莎莎彻底傻眼了,

她做梦也没想到,

撕开苗欣这个贱人的画皮,填坑吧祭司大人全文阅读

居然会演变成这种局面。

这可是高逼格的擂台诶,

难道,

发现有人弄虚作假,

不应该立刻取消她的参赛资格,

将她赶出去吗?

为什么她揭露了苗欣的真面目,

不但没让苗欣变成过街老鼠,

还让苗欣成了香饽饽?

正委屈不得了,大释帝全文阅读

却突然发现,

慕容诗诗站在自己身边。

之前的钢琴比赛李莎莎吃了慕容诗诗的亏,

眼下对慕容诗诗防得厉害,

不由斜睨着慕容诗诗,

往后退了一步,“慕容诗诗,

你又凑过来干吗?

我可告诉你,

你别乱来。

这里可是我们总统府,

不是……”

“莎莎你想到哪里去了?”慕容诗诗眼圈一红,“我是来帮你的。”

“你帮我?”李莎莎夸张地指指自己的鼻子,“别搞笑了慕容诗诗,

你要是能真心帮我,

猪都能爬到树上去。

你不害我都不错了,

还会帮我?”

慕容诗诗心头一凛。

怎么回事儿?

之前她就敏锐地发现,

李靖的情绪不对头,

现在,

李莎莎怎么也对她这么大敌意?

她可是费了不少力气,

对这父女二人,

进行了洗脑式催眠的。

想了想,

李莎莎突然举起自己的右手,

轻呼道:“莎莎,

你看这是什么?”

在李莎莎右手手腕上,

戴着一块镶宝石的手表。

手表没什么异常,

只是那块宝石?

那是一块纯黑的宝石,

看上去,

有点像黑曜石。

但,

只有慕容诗诗知道,

这就是她给李莎莎父女俩催眠的道具,

也是引发他们父女发作的触发器。

然而,

她把手举了半天,

变换着各种角度,

眼睁睁看着黑宝石在水晶灯下折射出来的诡异光线,

在李莎莎脸上照来照去,

李莎莎却没有任何反应,

慕容诗诗都懵逼了。

怎么回事?

触发器为什么不灵了?

难道,

自己的催眠术失灵了?

这绝对不可能!

咬咬牙,

她干脆将腕表撸下来,

想直接举到李莎莎眼睛跟前。

可她这个动作,

一下子激怒了李莎莎。

李莎莎已经被慕容诗诗搞的烦得不行,

此时见慕容诗诗摘下腕表往自己脸上蹭,

登时火了,

劈手就对着慕容诗诗的手臂扇下去,“慕容诗诗你有病吧?

你信不信,

你再敢这么没规矩,

我就叫卫兵进来把你赶出去!”

慕容诗诗完全没料到李莎莎会动手,

她没防备,

手里的腕表,

“啪”地一声,

被李莎莎扇飞。

“诶?”慕容诗诗一愣,

正想弯腰去捡,

李莎莎已率先一脚将腕表踢了出去。

而下一秒,

她不等慕容诗诗惊呼出声,

就将慕容诗诗摁在了椅子上。

两个女人立刻扭打起来。

可宾客们都围在主席台前讨好苗欣,

根本没有人关注她们。

只有两张餐桌外,

一个戴礼帽的男人,

不动声色注视着慕容诗诗和李莎莎的言行举止。

而那只被李莎莎踢飞的腕表好死不活的,

刚好滑到男人脚旁。

男人迅速弯腰,

将腕表捡拾起来。

旋即,

他又站起身,

像个没有人能看见的幽灵,

迅速往大门走去。超维惩戒局全文阅读

苗欣在主席台上被众人缠得烦不胜烦,

正纳闷李靖和慕容泾阳不刁难她,

怎么李莎莎和慕容诗诗和也没放一个屁,

眼角余光就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迅速走向门口,

然后一闪身,

不见了。

她愣了愣,

突然喃喃道:“四哥?”

……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