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139章 严遵仙槎,大唐幽浮

晋代张华所著的《博物志》曾记载了一件不入史册的异事:

古人常说天河与大海相通。西汉时有人住在海边,每年八月都看到又浮槎从天而降,从不失期。于是就有个胆大的人爬到了仙槎上,又在上面搭了间房子,多备粮食,乘槎而去。

那人坐在仙槎之上,一开始能够看到星月日辰,再往后就只能看见广阔无垠的高天之上一片漆黑,模糊得什么也看不清,更分不清昼夜。

过了十几天,仙槎到了不知地方,那人低头看去,此地有一座大城市,内中屋舍甚严,遥望宫中有许多织妇,人来人往,颇为繁华。

有一个男子牵着牛经过,让牛低头喝天河里的水,看到仙槎上来人,牵牛人大惊发问:“你是何人?怎么来到这里的?”

那人便回答了自己是哪里来的,又是什么人,再具说来意,并询问此城是何处。

牵牛人回答说:“等你回到了至蜀郡,访严君平询问便知究竟。”

然后那人没有进城,坐在仙槎上继续飘流,到了第二年八月又回到了蜀地,就寻访严君平询问此事。三大酷公主要出嫁全文阅读

严君平算了算时间,回答说:“去年的时候,的确有客星犯牵牛宿,计算年月,正是你到天河的日子啊!”

听完田令孜说的这个故事,少年天子李儇点点头:“这故事确实有趣,以后朕也要匠人仿照此故事,建一艘飞槎供我玩耍!”

两人已经走到目的地麟徳殿,田令孜躬身向天子行礼,然后推开麟徳殿的木门说道:“大家无需仿建飞槎,宫中确实藏有一艘仙槎!那仙槎就一直藏在这麟徳殿中!”

李儇还没走进去,就看到了一尊巨大的木器,它直径五十余尺,比起木筏,更像是乐队里打节奏的两面金钹合到了一起,中间是圆扁盘,圆盘两面则是凸起的半球,底下有木架支撑。

这仙槎表面看起来长着木纹,但却浑然一体,不会蛀虫,李儇在上面摸了摸,找不出一丝缝隙,仿佛是用整块木料直接扣下来的,敲了敲,发出的声音像是铜铁。

田令孜介绍道:“大家请看,此为‘严遵仙槎’,据传是得知有人乘槎入天河以后,严遵仿照那人所乘的天槎而制,不知何时流传到了大明宫中,老奴也是前些日子清点宫中藏品才发现的。”

他说:“文宗时的宰相李德裕曾在仙槎木壳外层,切下了一小块刻成道人形象,结果那块木像刻成以后,居然能够自行飞去复来,让人惊叹!”

李儇很喜欢这个仙槎,转头激动地问道:“阿父,它能不能飞?能不能飞?”

田令孜笑了笑,拍拍手掌,就有一群小黄门鱼贯而入,抬着一桶桶的粘稠血液,腥臭难当,李儇恶心得退了几步,捂住口鼻,不解地看向田令孜。

那些小黄门将血从顶上倒在仙槎上,却见这些血液被木壳完全吸收,连一滴也没有溅开来,待到这些小黄门倒了越有几十桶人血以后,这仙槎才晃了晃。伪装女王狠狠爱全文阅读

仙槎的木壳底下透出了五颜六色的彩光,然后彩光不断闪烁,轮转了一圈才全部点亮,仙槎突然“嗡”地一声悬浮起来,底下的支架也慢慢收回了底盘,稳稳悬停在半空中。

田令孜从怀中取出一个道人木像,解释道:“老奴不敢有瞒大家,这仙槎乃是仙人座驾,法宝有灵,我等肉体凡胎根本无法操使。”

“唯有以人血为祭,喂饱了法宝元灵,然后再用这块当年从仙槎上取下的木料制成的道人雕像指挥,才能勉强引动仙槎,但也难以超出一尺之地,只能在这麟徳殿中悬浮飘动。”

说完以后,田令孜又将那木像递给一个小黄门,小黄门咧嘴朝天子和枢密使田令孜一笑,然后取来小刀划破指尖,鲜血涌出,被木雕吸走。

小黄门举着木雕,指挥仙槎在空中慢慢移动,天子李儇怎么要求,他就如何指挥,然而随着指尖鲜血源源不断地被道人木雕吸走,小黄门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才玩不久,小黄门就晕倒在地。

田令孜见怪不怪地让人将这小黄门拉走,然后对李儇解释道:“大家见恕,老奴这血祭之法,虽能稍稍请动法宝元灵,但毕竟对操作者的身体伤害太大,不能多用。”

李儇感到有些不爽,说道:“怎生如此不爽利?朕刚玩到兴起呢!”

田令孜惶恐道:“大家息怒,大家息怒,都是老奴没用,老奴这就安排小黄门轮流来为大家操纵仙槎,一定让大家玩得尽兴!”

李儇这才满意,这回他直接坐到仙槎之上,身边只有两个神策军侍卫小心扶着这不惧危险的少年天子,生怕天子摔下去,那自己全家的脑袋估计也得跟着落地。

于是这一天,大唐天子李儇坐在新得来的玩具仙槎上,在大明宫中飞来飞去,一路跟着的小黄门不知被木雕吸了多少血,当天晕了二十几个,还有两个小太监失血过多而死。追回前妻生宝宝全文阅读

这样玩了好几天,正月廿七日,又到了朝会的日子。

李儇坐在宣政殿的龙椅上,满脑子都是等下了朝以后,还能找出哪些新花样能够玩那飞来飞去的仙槎,浑然不把害死的小太监放在心上。

可他没想到这一次朝会,和前几次的正月朝会不太一样,终于有耐不住性子的朝臣开始要天子表达态度,而不是光让那个被天子称为“阿父”的权阉代为决策。

翰林学士卢携上奏道:“陛下,去年大旱,从号至海,夏粮仅收获一半,秋粮几颗粒无收,冬菜又少,贫苦百姓铠蓬实、蓄槐叶为食,实在令人痛心疾首!”

“而州县仍督赋税,动辄鞭打;或租税之外,更加徭役。朝廷如不抚恤,百姓实无生计!请陛下开恩下旨,免百姓所欠租税,停止各地征责,以待夏麦,并令各地出义仓储粮赈济百姓,以度荒年!”

卢携奏请完以后,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坐在龙椅上的少年天子,田令孜也眯起了眼睛,闭口不言,想看看天子的反应。

李儇打了个哈欠,随意挥挥手:“那就……准卿所奏吧!”

田令孜与群臣都行礼喊道:“陛下圣明!”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app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市长秘书前传二全文阅读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豪门懒夫人全文阅读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古今穿越之迷途全文阅读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为你提供最快的仙风道诡:开局玄君七章秘经更新,第139章严遵仙槎,大唐幽浮重生之风云再起全文阅读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